中新网福建新闻正文

德扑圈:厦门步入中度老龄化社会 如何打造“没有围墙的养老院”?

  当前,厦门市60周岁以上户籍老年人突破40万人,占该市总人口的近15%。厦门民政局指出,根据相应标准,厦门已进入中度老龄化社会。

  养老问题,何解?厦门突破体制机制束缚,从福利中心建设、落地化服务设置等方面发力,探索出了一条公建民营、医养结合的养老之路。

  2020年,厦门市被确认为全国居家和社区养老服务改革试点优秀地区;去年,被列为全省首批家庭养老床位试点城市,5个典型案例被评为福建省养老服务改革创新优秀案例。国家有关部门曾评价道,厦门围绕“智慧养老”目标,探索“互联网+养老”模式,打造出一座“没有围墙的养老院”,取得明显成效。

老人们在照料中心唱出“最美夕阳红”。
老人们在照料中心唱出“最美夕阳红”。
老人在专业人员指导下进行康复训练。
老人在专业人员指导下进行康复训练。
老人们在照料中心上手工课。
老人们在照料中心上手工课。

  养老领域的“厦门经验”,如何生成?站在新的起点上,厦门又该如何进一步提升自身的养老服务水平?

  破解一床难求困局

  公办一床难求,民办门可罗雀——养老机构“冰火两重天”的现象,在很多大中城市都存在。“坦白说,这种情况厦门也曾出现过。”近日,厦门市养老服务促进会会长李龙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回忆说。

  据其分析,传统的社会福利中心,采用公建公营的模式建设。这种纯福利性质的养老院,建设成本和管养成本高,人员需要编制,建成后怎么运营好、管理好,面临的困难很多,而且体量不够,从而导致一床难求。

  怎么打破这个行业瓶颈,摆在全社会面前。

  2008年,厦门市在全国率先开展养老机构公建民营试点。此后,该市通过政府投资建设、社会招投标选拔的方式,让社会机构来经营公建养老院,提供社会化的服务。

  厦门养老机构公建民营的核心做法是:留足30%的床位给政府确定的保障对象,其余70%留给市场。“这个做法既兼顾了公平,又最大限度激发了市场活力。”李龙认为,从后来的实践效果看,公建民营成为厦门养老格局基本确立的重要依托,有效地撬动、整合了各方资源。

  近年来,厦门打破原先只有市级一家养老福利中心的状况,先后成立了区级5家社会福利中心(另有1家正在建设中),它们均采用公建民营的形式运营。同时,大力支持社会资本兴办普惠性养老机构,目前已有37家,作为公办机构的有益补充,缓解了一床难求的问题。

  湖里区社会福利中心——建发溢佰养老中心,由国企建发房产集团控股,专注养老的民企上海乐亲健康管理有限公司具体运营,于2019年12月31日正式开业,总建筑面积达5万余平方米,可提供700张床位。

  记者在该养老中心看到,除了多样化的房型及康复理疗设施外,还配备室内活力长廊、时尚PAD网络冲浪区、音乐理疗室、户外健康步道等。专业化、人性化、适老化的设计,带来全新养老体验,为长者提供了有品质、有尊严的老年生活。

  “引入社会资本,让有运营经验的公司来运营,规避了公建公营机构缺乏市场运营能力的弱点。如此一来,既发挥了国企的品牌优势,又体现了民企的专业性和灵活度。同时,公建民营项目大部分投入由政府承担,还减轻了养老项目重资产投入的压力,有利于机构良性运营。”建发溢佰养老中心院长朱晓波说。

  打破公建公营的传统模式,厦门还在实践中摸索出了新的合作形式。例如象屿慈爱老年养护中心,由市属国企象屿集团出资3.16亿元设立专项慈善基金,由厦门市慈善总会作为业主单位投资建设,可提供850余张床位,成为慈善组织与国有资本合作的典范。

  在解决基本保障的前提下,厦门继续先行先试,2014年,卫生、民政、人社、财政等部门联合发文,深度推进医养结合,加强养老服务机构医疗服务。比如,鼓励养老机构在内部设置卫生室、门诊部、医疗室等医疗机构;在养老机构内设的医疗机构,老年人也可以刷医保卡看病;入住养老机构的半护理、全护理老年人,可由医保支付每月约1000元的床位费,大大减轻了养老成本。

  “厦门的这几点改革,既减轻了老人的负担,又缓解了医院的床位紧张,是全国养老领域内的重大创新和突破。”厦门市民政局分管副局长张凌云说。

  就近配置服务资源

  “小郭,你们今天送午餐的时候,能再派个人过来给我理发吗?头发长了,挺难受的。”近日,湖里区金山街道金安社区73岁、双腿残疾的林玉萌通过枕边的呼叫装置,拨通了国贸康养健康培训部负责人郭丁铭的视频连线。

  “林阿姨,您放心,吃完午饭就安排人帮您理发。”视频那头,郭丁铭回复道。

  据了解,林玉萌独自一人生活。由国贸康养负责运营的金山街道养老照料中心,不仅帮她送饭,还会上门为她打扫卫生、理发。

  “国内养老事业90%靠居家养老,7%靠社区养老,3%靠养老机构,所以重点还是在居家。”张凌云说。去年7月,厦门成为全省首批家庭养老床位试点城市,挑选了象屿慈爱、国贸康养、老来俏、金霞辉等14家具备较强服务能力的养老服务机构参与试点。

  国贸康养思考的方向是:智能化时代,如何更好地服务老年人?

  针对金山街道居家社区养老,国贸康养量身打造了“一站式”信息平台,通过智能化手段提高数据利用率、工作效率和服务质量,同时运用大数据分析,准确掌握辖区老人的服务需求,为老年人提供精准化上门服务。

  辖区高林、金安等9个社区超过60周岁的老人共8304人,其健康大数据、基本身体状况大多在信息平台可以呈现。截至上月中旬,平台已提供智能防疫服务104659人次、智慧助餐服务29794人次。

  “前几天,五通社区25名老人集体来养老照料中心做背部按摩治疗;昨天,金林社区28名老人集体到中心的长者餐厅用餐。”郭丁铭介绍。

  硬件扩容了,还要实现落地化服务,这就需要一批专业人才的支撑。为此,2015年,厦门创新推出“社区助老员”制度——由政府购买服务,每400名老人配备1~2名社区助老员,线上由老年人或其子女完成下单,线下由助老员协助加盟商上门服务。助老员每天的工作,就是走访或者电话探访辖区老人,摸查健康大数据,了解老人们的需求,帮助老人们精准对接各项服务。

  “社区助老员”制度奠定了落地化服务的基础,厦门也由点到线及面,构建起“农村-幸福院或老人之家,社区-居家养老服务站,镇、街-养老服务照料中心,市区-福利中心”的养老服务网络,初步实现了就近为老年人配置服务资源。该制度也获得省里肯定并在全省逐步推广施行。

  目前,厦门全市共有养老机构44家(含1家在建)、养老服务照料中心41家、农村幸福院148家、居家养老服务站434家,各类养老总床位数达16967张,已经超过每千名户籍老人35~40张床位的要求,各项考核指标均位居全省前列。

  产业热背后的冷思考

  日前,2021年厦门市行业领军企业榜单发布。其中,7家“领军企业”布局养老产业,包括建发、国贸、象屿等世界500强企业。上月底,泰康之家·鹭园在厦门正式开园,这也是厦门首家高端养老机构。多层次的养老服务供给,给在厦门养老的人们提供了更多元的选择。

  但业内人士指出,在养老产业大热的背后,厦门面临的挑战依然很大,也还存在一定的短板——

  养老服务领域标准规范还存在大量空白。服务通用基础标准、服务提供标准、养老服务管理标准、服务保障标准等四大养老服务体系标准亟待建立。

  医养结合不够紧密。部分医养结合的养老机构是由传统养老机构转型而来的,医疗服务功能较弱,与专业医疗卫生机构的衔接配合水平较低;医疗服务多数只涉及基础护理,未有健全的医养服务体系,医疗资源和养护资源整合协同率低,多元化、个性化的医疗康复保健服务可选项仍然较少;医养结合还未延伸到社区养老照料中心,难以真正解决基层老年人看病难。

  ……

  在此背景下,去年,厦门成立养老服务促进会,整合养老资源抱团发展,直击行业热点痛点,为政府决策提供支持与参谋。

  “目前对居家社区养老的探索还处在整合期。对试点企业而言,要往集团化、规模化方向发展,进一步整合资源、摊低成本,把更好的服务留给老人;而对行业和政府而言,要制定一些更规范的政策细则,比如对居家或社区养老服务项目的收费标准、服务内容进行界定等。”李龙表示。

  国家民政部门《老年服务与管理人才现状和需求专题调研报告》显示,养老护理人员流动性大,从业时间低于5年的占71.3%。第三方和用人方提供数据也显示,养老专业毕业生第一年流失率为40%~50%,第二年为60%~70%,第三年为80%~90%以上。

  厦门医学院护理系主任余惠琴教授提出,产业需求旺盛,护理与康复复合型人才缺口极大,但现有培养机制和模式远远无法满足需要,人才瓶颈可能影响养老产业高质量发展。

  “工作辛苦、繁重,社会地位不高、缺乏认同,待遇还比公立医院低,导致年轻人的择业意愿不强。”李龙坦言,厦门居家社区养老护理人才缺口至少达1000人,现有人员也面临着技能、服务水平提升的问题,“只有把养老人才培养纳入各级人才体系建设中去,并享受相应的政策待遇,才能根本解决问题”。

  此外,目前全国长期护理险试点城市厦门并不在列。“养老金的支付单靠医保还不够,应加快长期护理险在厦门落地的步伐。”朱晓波认为,从上海、江苏、浙江等地试点城市的实践看,长期护理险效果好,是行业发展的重要推动力量,厦门可以借鉴其相关经验。

  读观点

  发展“银发经济”,仍需整合资源

  据《中国老龄产业发展报告》预测,到2050年,中国老龄人口消费潜力将增长到106万亿元左右,占GDP的比例将增长至33%,有望成为全球老龄产业市场规模最大的国家。

  我国提出,“十四五”时期,要推动老龄事业和产业协同发展。必须看到, 尽管近五年来厦门老龄事业和产业取得了较大突破,但依然存在贴近老年人居住家庭的社区近邻养老服务站点数量还不足,许多站点的场地较小,功能过于单一等问题,需要进一步整合社会闲置房屋场所资源,建设更多的社区养老服务设施。

  这就需要由政府牵头,组织大型国企、上市公司、行业标杆民企等头部养老企业参加整合资源,盘活闲置物业,打造产业链,完善顶层设计,逐步分级实施推广,才能从根本上提升养老行业的发展质量。

  政府牵头整合的另一个利好,是从顶层设计上解决区域内养老行业结构布局的问题,确立产业良性竞争秩序。

  同时,公建民营作为一个已经被证明合理的发展模式,由财政出资兴建,但在兴建之初就要注意引入专业的运营单位,从规划设计、功能布局、图纸深化、建设开业、后续运营等各个环节深度融合,以减少二次返工和浪费。

  而从业务形态上来说,要发挥大型综合性机构的核心覆盖优势和团队优势,对居家照料中心尤其是居家上门服务进行覆盖和整合,单做其中某一段都没法形成产业链优势,商业模式的闭环无法形成。

  此外,当前我省养老市场还需要进一步培育,包括养老理念的更新、护理员社会地位的提升等,需要社会共同努力。只有培植好人才队伍、提供好养老服务,才能赢得更多老年人的信任,并最终促进产业的良性发展。(记者 陈挺)

德扑圈 德扑圈 德扑圈俱乐部 hhpoker 德扑圈俱乐部 德扑圈
德扑圈俱乐部 德扑圈 hhpoker俱乐部 德扑圈俱乐部 德扑圈俱乐部 德扑圈俱乐部
德扑圈俱乐部 hhpoker 德州牛仔投注方案 德扑圈现在怎么下载 hhpoker 德扑圈俱乐部客服微信号
鱼扑克俱乐部最新官网 德扑圈俱乐部 德州扑克推推乐打法 德扑圈 hhpoker ggpoker俱乐部最新版下载